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李嘉诚卖掉遭油价重创的能源公司,与加拿大油砂企业抱团取暖

2020年10月27日 10:45

在新冠疫情与油价暴跌造成的灾难性冲击下,李嘉诚决定出售旗下已有80余年历史的加拿大老牌石油公司赫斯基能源(Husky Energy)。赫斯基是李嘉诚家族构筑海外能源版图的起点,曾是最赚钱的“现金奶牛”,但疫情下疲软的需求和全球经济重创石油公司,赫斯基的股价自今年初以来已下跌70%。

当地时间10月25日,加拿大油砂生产商Cenovus Energy与赫斯基能源公司同意以全股票方式进行合并,合并后的公司将以Cenovus Energy Inc.的名义运营,总部仍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。包括债务在内,此次收购的总价值为236亿加元。

油价重压之下,Cenovus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,今年以来其股价跌超60%。该公司在2017年购买了康菲石油公司的油砂资产,背负上沉重债务,这一风险在加拿大重油价格暴跌之际急速放大。

该交易将缔造出加拿大第三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、加拿大第二大炼油商。双方表示,这项交易已获得Cenovus和赫斯基能源董事会的一致批准,预计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。根据交易规则,赫斯基能源股东将获得0.7845股Cenovus普通股另加可认购0.0651股Cenovus普通股的认股权证,以交换其拥有的每股赫斯基能源普通股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(CK Hutchison Holdings Limited)和李嘉诚的L.F. Investments (Barbados) Ltd.合计持有赫斯基能源公司约70%股份。以此计算,交易完成后,李嘉诚和赫斯基能源的第一大股东长江和记将共同持有新公司约27%的股份。

两家公司称,合并将产生一系列效应:比如互补业务可产生12亿美元的协同效应,增强现金流,有利保持投资信贷评级;在WTI原油价格达到36美元/桶的情况下,公司预期自由现金流可实现收支平衡,2023年盈亏平衡线可进一步下降到33美元/桶;净债务对调整后EBITDA比率预期在2022年低于两倍等。

阿尔伯塔是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重镇,非常规石油储量庞大,已探明储量达1654亿桶,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。但是,阿尔伯塔北部出产的油砂与环保人士的关系早已剑拔弩张。此外,在新冠疫情突袭之前,由于长期面临原油出口管道限制,该地区的油砂渐失光芒,当地生产商被迫接受高额折扣。

今年以来的油价大跌更是进一步凸显了油砂的开采成本劣势。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、Wood Mackenzie都将油砂炼油盈亏价格定在每桶45美元左右,一些项目成本能够维持在20至30美元之间,但其余项目的成本要高得多。相比之下,全球产油成本最低的沙特,桶油成本不到10美元。正因为此,在超低油价风暴中,开采成本较高的油砂、页岩油成为石油企业率先减产的对象。

据李嘉诚基金会资料记载,1970年代,经历了当时的能源危机,李嘉诚意识到能源业务的前景值得看好。1987年初,李嘉诚家族及和黄集团开始购入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公司的股权,其后由于赫斯基的合作伙伴出现财政困难,李私人大幅增加持股量。2001年时,赫斯基能源为和黄贡献的利润不过9亿港元,到2005年已经升至35亿港元。

另有媒体报道,根据当时加拿大的商务法则,外国人不能购买“财政状况健全”的能源公司。彼时除油价低迷因素带来资金周转困难外,赫斯基并无出现债务危机。李嘉诚家族凭借长子李泽钜于1983年已加入加拿大国籍,绕过上述投资限制。

从赫斯基开始,此后30年间,李嘉诚屡次购入石油资产,且多次在石油暴跌期间抄底。

近几个月,北美油气交易尤为活跃,Cenovus与赫斯基的合并只是其中之一。就在数天前,康菲石油公司同意以97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专注于Permian盆地的钻探公司康乔资源(Concho Resources Inc.),这是今年以来最大的页岩行业交易。

责任编辑:李跃群

校对:刘威


相关推荐

租客惠与某外卖平台的对比

上周末,小编和好久没见的朋友一起去一家网红餐厅吃饭,结账时问是否有美团优惠?本次结账时能否使用?被店家告知可按美团折扣结算,但必须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。  看着小编不解的样子,老板告诉我们:如今美团的商家抽成越来越高,将原来的抽成提高到了22%,甚至在某些地区提高到了30%左右,这也就意味着不少商家要把三分之一的收入放入美团的口袋中,商家的盈利空间已经被挤压得“密不透风”。  随着市场份额已经站稳,商家与买家都已经习惯并依赖这个平台。市场上出现了另一种声音,正所谓“一山更比一山高”,为了解决商家的实际运营难题,年轻租客的汇集地租客网推出了“租客惠”服务项目,其最大特点就是“对商家实行不抽成”政策,解决商家在经营初期成本投入过大、见效慢、资金回流慢等问题。  同时平台可极大帮助商家宣传,增加客流量,所有会员都可以享受到优惠商家的推送,保证商家的每一次优惠活动都能被精准推送宣传。利用年轻群体旺盛的消费力与热情与庞大的租客消费体系,建立在“年轻、激情、时尚”等消费特点进行精准宣传与消费,让商家不用花费巨额的“排位费”与“点击费”就能获得精准有效的客户资源。

2020年09月05日 17:32

租客网:为入驻商家、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!

追求喜欢的生活,才是人之常情。所以,年轻人追求“精致”,何错之有?但是,面对“精致穷”,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,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、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,以备不时之需。尤其在年轻人之间,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。根据数据显示,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逐年扩大,2019年上半年交易规模已达到166.1万亿元。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,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,各种线上的团购、优惠买单网站、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,推出折扣,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。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,或在app上留下评论,以吸引新的客户。提升了口碑,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。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,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,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“生死抉择”——要么选择降低成本,后果是导致消费者“精致体验”的背离;要么选择提升价格,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“贫穷”消费。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,虚虚实实,令大多数消费者,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,根据口碑进店消费,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。这时,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,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。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,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,对于消费者来说,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——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,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,“精致穷”的原因之一。一边享受“精致”,一边远离“贫穷”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,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。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,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。以专业缔造品牌,用服务彰显价值,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“免费引流+多样营销+无忧收款”的惠满意专属服务,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。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,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,提高曝光率,也无需广告费。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,真正的惠及商家,让利消费者,让广大租客梦在享受“精致”的同时,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。且租客进行消费后,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,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。租客受益,就会选择再次消费,商家受益也就多。租客惠为商家、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。现如今,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,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,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、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受益提成的基础下,为入驻商家、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!

2020年05月09日 10:36

租客网: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

租客网: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作为一线城市的深圳,今年无疑也经历艰难的现状,各行各业今年比起过去所能提供的岗位大量减少,在如此大环境之下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深圳是是小公司占了很大比例,目前境外订单逐步大量减少,无论外贸还是跨境电商,跨境物流在短时间内必然是停滞。其它行业比如:外贸订单下降甚至无订单工厂面临长时间停工、快递量下降快递员失业、外卖单量低导致外卖骑手岗位减少…深圳房子租金一直很贵,普通单间已经普遍去到1500,一房一厅接近2000多,目前收入低得状况下,普通打工者能长时间停留深圳找工作的承受能力下降,必然无奈回老家或者去别的城市后选择退房的比例大量增加。自从近几年来深圳出租房本就由于租金贵存在一定比例的空置量,今年疫情导致各个行业影响严重,自然也是导致大量求职者面临失业,离开深圳成为一种必然事件。生活压力增大,消费者消费意愿下降,再加上对病毒的防范,实体店举步维艰,大商场流客少,消费低。深圳公司中占很大比例的电商公司,由于各大平台上下单量然会大幅度下降,电商公司仓库员工比去年少了许多,并且也影响了物流与快递行业的工作量,以及提供相应的岗位减少。大量无法就业或者找到合适岗位的年轻人,不得不面对深圳当下的现实,工厂提桶跑路,回老家或者换城市寻找新的机会,离开深圳成大概率事件。在深圳目前就业难的大环境之下,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(文章摘自网络,侵删)

2020年04月10日 14:16